导语:拟回归A股未果,广州农商行核心资本补充压力逐渐显现。此外,在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出台后,该行还面临着房地产贷款超标的压力。 自2019年以来,广州

广州农商行房地产贷款占比踩线 冲A未果核心资本继续承压

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1-01-08 16:21 阅读:112次 评论:15条 收藏:18次

导语:拟回归A股未果,广州农商行核心资本补充压力逐渐显现。此外,在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出台后,该行还面临着房地产贷款超标的压力。

自2019年以来,广州农商行(1551.HK)一直处于“多事之秋”,围绕其发生的高管落马、债券违约等一系列风波不断。2020年12月29日,证监会发布公告称广州农商行已主动撤回IPO申请材料。这也意味着,广州农商行拟冲击A股成为“A+H”上市农商行的愿望可能暂时无法实现了。

除了上述问题,广州农商行还需要解决房地产贷款集中度较高的问题。此外,2020年上半年该行房地产不良贷款的大幅增加也引发了市场关注。

1

房地产贷款占比踩线

2020年12月31日,央行联合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下称“《通知》”)。此次发布的《通知》是我国首次对房地产贷款占比以及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作出明确限制。

对于此次《通知》的影响,天风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朱于畋向《投资者网》表示,房地产业贷款一直属于银行的优质资产,《通知》明确限制了房地产贷款此类优质业务的投放,加大了银行资产投放的难度,同时会对银行资产质量造成一定压力。

根据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要求,广州农商行所处的第三档标准规定房地产贷款占比以及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分别为22.5%和17.5%。若以2020年6月数据为基础,广州农商行房地产贷款占比为23.65%(个人住房贷款占比12.06%+公司房地产贷款占比11.59%),超过监管规定上限1.15个百分点。

2020年6月广州农商行房地产贷款集中度与监管比较(%)

数据来源:2020年中报、银保监会通知

《通知》中指出,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占比、个人住房贷款占比超出管理要求2个百分点以内的,有2年的业务调整过渡期。这意味着,在监管不断趋严的背景下,广州农商行的房地产贷款集中问题需要尽快得到解决。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上半年,广州农商行房地产业发放贷款减少但不良贷款率却激增。截至2020年6月末,该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较2019年末增长近6.5倍,房地产业不良率也从0.26%提高到2.04%。

对于房地产不良贷款的激增,广州农商行在中报中解释称:主要是在经济下行及疫情影响下,个别客户的房地产项目定位高端,销售进度缓慢,资金链紧张形成不良。

《投资者网》就涉房贷款业务超标的影响以及不良上升等问题向广州农商行求证,未获得对方回复。

除了房地产不良贷款上升外,纵观广州农商行整体资产质量也值得警惕。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较2018年提升0.46个百分点;2020年6月末,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再次提高至1.84%。

此外,关注类贷款介于正常贷款和不良贷款之间,也被视为银行资产质量变化的预警。2020年上半年广州农商行关注类贷款大增,较2019年末增长近60%,占贷款总额的比例提高1.21个百分点至4.32%。

2

核心资本长期承压

据了解,自2017年6月,广州农商行成功在港交所上市后便一直在为回A做筹划。然而在上会前夕,2020年12月29日,证监会发布公告称广州农商行已主动撤回了IPO申请。

主动撤回IPO申请或已早有预兆。自2019年3月正式向证监会提交A股上市申请以来,围绕广州农商行的风波不断。原董事长王继康、董事李舫金在内的多名董事、高管相继落马或是广州农商行撤回IPO申请的原因之一。

中央财经大学李国平教授向《投资者网》表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中第12条与第16条对董事、高管人员有明确规定,若出现高管被立案调查等情况就不能IPO。”

据了解,广州农商行此次IPO拟发行不超过15.97亿股股票,约占发行完成后总股本的14%。招股书中称,A股发行所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资本补充一直是商业银行的难题。2017年广州农商行H股募集资金净额约71.63亿港元,并将所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H股募资后该行的核心资本有了短暂的提高,但未能改变广州农商行资本长期承压的趋势。

2019年末,广州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96%,而据公开资料显示,同期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2%。2020年上半年,广州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44%、10.99%和9.41%,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2019年末下降0.55个百分点;同期,与其规模相近的上海农商行、重庆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79%和12.36%。

核心一级资本率同行业比较(%)

数据来源:Wind

“把上市当做解决自身资本金不足的救命稻草会很危险。”对于广州农商行可能面临的核心资本压力问题,李国平指出:“可通过H股增发或发行可转债等方式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从其扩张角度来看,也可以通过降低风

险资产存量,放慢扩张速度以减少资本消耗。”

《投资者网》就资本补充压力等问题向广州农商行求证,未获得有效回复。

3

非息收入占比持续下降

除了资本充足水平存在下滑迹象外,广州农商行还要面临经营层面的压力。

从收入结构来看,银行营业收入主要来源包括利息净收入和非息收入。生息资产的收益率下降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该行盈利表现。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广州农商行的净息差从2019年的2.35%下滑至2.22%。

近年来广州农商行中间业务收入占比持续走低。将时间线拉长,2016年—2019年,广州农商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营收比重分别为19.53%、17%、7.49%和7.11%。2020年上半年,广州农商行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760.77亿元,同比下降6.84%;同时,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营收比重降至6.45%的历史低位。

具体来看,银行卡业务手续费收入为广州农商行非息收入的主要来源,2020年上半年该项收入同比下降14.64%。与此同时,咨询顾问业务收入也在下降,2020年上半年下降了56.15%。

净息差收窄、中间业务收入的下降一定程度会使广州农商行陷入盈利困境。而对于此次撤回A股发行申请,广州农商行表示会根据实际情况择机重启回A计划。对此,《投资者网》也将持续关注。

<tfoot class='8b6br'></tfoot>

    • <bdo id='8b6br'></bdo><ul id='8b6br'></ul>
        <tbody class='8b6br'></tbody>

      <small class='8b6br'></small><noframes class='8b6br'>

    • <i rel='8b6br'><tr rel='8b6br'><dt rel='8b6br'><q rel='8b6br'><span rel='8b6br'><b rel='8b6br'><form rel='8b6br'><ins rel='8b6br'></ins><ul rel='8b6br'></ul><sub id='8b6br'></sub></form><legend id='8b6br'></legend><bdo id='8b6br'><pre id='8b6br'><center id='8b6br'></center></pre></bdo></b><th id='8b6br'></th></span></q></dt></tr></i><div id='8b6br'><tfoot id='8b6br'></tfoot><dl id='8b6br'><fieldset id='8b6br'></fieldset></dl></div>

          • <legend rel='8b6br'><style rel='8b6br'><dir rel='8b6br'><q rel='8b6br'></q></dir></style></legend>

              Tag标签:
              我要评论
              • 股民观点(0
              股票配资  配资平台  炒股配资  配资公司 

              Copyright © 2020「 配资池」    粤ICP 556689976-1
              广告合作QQ:37975949(微信同号)